唯一愿舍——乱七八糟的故事的放置地

这个地方只放乱七八糟的同人和脑洞,各种混搭的故事,天雷和ooc就是这里的常态,不要和我讲逻辑,这里不讲逻辑

【天雷】【霹雳x全职】三千渡(第一章)

注:既然脑洞开了我就敢写,cp是我两边的本命cp,韩叶和吞雪,估计会偏韩叶一些
注2:脑洞很大,以全职众人穿越霹雳为背景,反正属于开脑洞的混搭故事,写到那是那。

(1)
“我骗你的,傻剑雪。”
来自于最亲爱的朋友的最后一声呼唤,却是魔人心机之下的骗局。
剑雪无名闭上眼睛,遗憾,挂念,不安。
他只能听着吞佛童子的脚步声离去,而就在这个时候,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:“袁柏清,快啊,这有个人倒了。”
“卧槽,我该给他一个什么技能?复活术?我也不确定这有没有效果啊。”
“给他个大治愈术,他还没死。”
三种不同声音交杂在一起传进剑雪的耳朵里,渐渐模糊的意识却让他无法做出任何反应。
下一刻一道乳白色的圣光降临到了他的身上,如同被温暖的阳光沐浴一样,被莲谳刺穿的伤口疼痛慢慢减轻,失血过多的战栗感却依旧存在。
“咳咳咳咳。”剑雪一瞬间像松了气一样跪倒在地,本能的伸手抓住身边的莲谳。
“老韩,看看他怎么样了?”
肩膀被人抓住,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剑雪身边:“你没事吧?”
这群人救了自己,剑雪本能的意识到这一点,渐渐恢复的伤口让理智和意识回到他的身体里。
他抬头打量一下救他的人,旁边的这个男人穿着红黑相间的短甲,后面一个银白色盔甲和披风的男人,他的手里拿着一杆模样奇怪的长枪,和前面那个人一起像是个武者,而在他旁边和他并肩的是穿着纯白色长袍的男人,多了几分书生气。
他摇了摇头,低声说道:“多谢。”
说完他抓起莲谳,就想支撑身体站起来。
他现在还不能倒下,吞佛童子即将打开赦道,赦道一旦开启异度魔界将降临苦境,到时候……
一剑封禅……
他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旁边的那个人也跟着起来,然而伤口可以修补,但是为开启赦道失去的血液却无法回复。
他刚一起来腿一软差点又跪了回去,幸亏旁边那个人眼疾手快一瞬间扶住了他。
“再次多谢。”剑雪缓了一会后说道,“请教姓名。”
扶着他的那个人没有说话,反而是旁边那个白甲的男人说:“他叫韩文清,我是叶修,旁边这个是袁柏清,我们是……”他停顿了两秒,像是在酝酿台词,过了两秒他才补上,“我们是谁也不重要,不过你叫什么?”
“剑邪,剑雪无名。”剑雪说,然后挺直身体,对旁边的韩文清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需要帮助。
他喘息着说:“相救之情,铭记在心。现有要事,他日有缘,必报恩情。”
说罢他就准备再次离开。
叶修走上前,阻止了他想要离开的动作。
“你要去哪?你受伤了,看起来差点……死了。”
剑雪却摇了摇头:“生死轮回,江湖循环。”
叶修几位互相看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可思议。
剑雪抬头,刚想离开却看见远远的一个人走来。
“当断则断,舍不下永远无得。不要让他动摇你的决心,不要让他影响你的判断,你够坚决才能救得了你与他啊。”摇着扇子的破戒僧走了过来,看见叶修三人却没有一点疑惑,反而叹了口气,“果然吗?这就是注定改变的命数,天命之外的人?”
“嗯?”剑雪的目光转向了叶修等人。
叶修等人心理一惊,从破戒僧了然的目光中体会到这个人好似知道一切。
心思流转,叶修开口说道:“这位先生,你是在说我们吗?我不是很懂,什么是天命之外的人?”
“我了解。”破戒僧手中扇子半掩面貌,“山僧破戒,这位可爱的小朋友。”
说话间,破戒僧已经走到了叶修面前,扇尖轻点他的嘴唇,阻止了他把话继续说下去。破戒僧轻笑:“你们这几位可爱的小朋友,和那一位可爱的小朋友,他本该死于此刻,而你们却是改变他命运的人。”
“嗯?”
破戒僧对着叶修眨了眨眼睛,竟然有几分可爱,叶修张了张嘴,破戒僧却收回扇子,抵在自己的唇上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他阻止了叶修问出问题,却对着剑雪说:“还不坐下?”
剑雪手中莲谳一握紧:“我要去追吞佛童子。”
“赦道已经开启,吞佛童子的天命已经到来。”
“我要去追吞佛童子。”剑雪重复一遍。
破戒僧叹了口气:“牛性固执,坐下!就你现在的身体追上吞佛童子又能如何?你是要杀他,还是要死在他的剑下?”
莲谳的剑柄握了又松,松了又握,最终剑雪还是松开了剑。
莲谳被重新背回背上,就地盘坐,双手结印运起内力。
破戒僧把扇子插到衣领处,对着叶修微微颔首:“你们的问题过后会有人回答,现在烦请三位小友为我护阵了。”
还没等叶修回答,破戒僧已经坐到了剑雪背后。双手运气,抵在剑雪后背,缓缓将内力输入为他疗伤。
“额,叶神,现在这情况是要怎么样?”破戒僧两人开始疗伤,一时间突然出现的叶修三人反而无人理会,半天没说话的袁柏清在一阵茫然后问道。
叶修耸了耸肩,走到韩文清旁边,用手肘撞了他一下:“老韩,你看过这架势没?”
他指着剑雪和破戒僧的方向说,这种用内力疗伤的方式别说韩文清了,谁在除了电视剧和游戏以外的现实生活见过?但是现在却活生生的发生在了他们面前。
“你见过血没?”韩文清反问道,他张开手指,露出手上还未干的血迹,是他刚才扶剑雪时无意染上的。
在安全的现代社会,他们面对的最常见的伤口是割破手指,这样的伤口不伤害性命。
而他们刚才看到的是什么?穿透那个叫做剑雪无名的人身体的长剑看起来可不是什么玩具。
“所以现在是怎么样,老韩?”叶修摸了摸鼻子,“我可觉得这里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。”
“你心里不是有答案吗?那就等着。”韩文清抱着手臂说。
旁边的袁柏清苦下脸。
虽然说这么看好像很消极,可是现在的情况除了等待好像也没其他的办法了。
他们到达这个世界的时间不过一个小时。
一个小时之前,他们一个在霸图的训练室里做日常训练,一个坐在电脑前和各方公会斗智斗勇,一个在前往会议室里听队长训话。
都是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,随即眼前一黑,人已经出现了在了一片树林里。
“老韩?袁柏清?”
韩文清扶着脑袋要站起身的时候叶修已经率先叫了出来,等到韩文清站起来的时候,突然又是一阵眩晕,让他一下就要倒。
下意识的用手撑了一下,一声震荡,地上却是被砸开了一个坑。
叶修一愣下意识的说:“老韩你这是给了地一个霸皇拳吗?”
等韩文清回过神来,自己看着自己的手臂也是一阵惊讶。
“你这锻炼的有点狠啊,退役了以后打算去当健身教练?”叶修调侃似的说道。
韩文清一阵无语,他决定不理叶修,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红色的拳套包裹着手指,刚才那无意识的一拳下去,地裂了,而他的手却连一点伤痕都没有。他看了半天后说:“我不可能做到。”
“再来一下。”叶修指了下旁边的树说。
韩文清点了点头,走到跟前,抬起手的一瞬间红色的气焰在他手指间聚集,砸下去后,树断了。
叶修:“……”
韩文清:“……”
叶修:“牛啊老韩,你这退役之后也不用怕没工作了,你这可以去表演Chinese kungfu啊。”
而在他们和树较劲的时候时候,一直没说话的袁柏清忽然开口了:“叶神,韩队,你有没有发现……”他面色古怪的抬起头,举起脖子上的银色十字架,然后说:“我们身上的衣服有点奇怪……也有点眼熟吗?”
叶修瞥了他一眼:“君莫笑的衣服我会认不出来吗?”然后他摸摸下巴,“不过没想到老韩穿大漠孤烟的服装还挺帅的。”
韩文清正在研究戴在手上的拳套和他的手,不用说他就能认出来这是跟随他的大漠孤烟多年的银武烈焰红拳,听见叶修的话他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叶修连忙摆手:“别这么看我啊,老韩,我是夸你呢,你那眼神留着去吓袁柏清吧,别吓我,我胆小。”
袁柏清:“喂。”
“走吧,走吧,我们先去看一看地图,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穿越了,不过也不排除我们被整蛊了,但是……”他停顿了两秒,“直觉告诉我最好还是不要想得那么美。”
他转过头,对着韩文清和袁柏清说:“不过还挺好的啊,看袁柏清那样子就开的是守护天使那个号啊,很好啊,万一有什么事我们两个还有个牧师。”
韩文清:“……”
袁柏清:“……”
叶修从背后取下银色的伞,一晃伞面打开,轻轻一甩,千机伞变为一杆长枪。
叶修啧啧赞叹道:“我还没想到有一天会真的摸到能动的千机伞。”
而就在这个时候,天色渐渐暗了,阴云聚集起来。
哗啦,雨一瞬间下了下来。
叶修撑开千机伞:“有人需要吗?”
袁柏清一下子站了进去:“蹭一下。”
韩文清却自顾自的走在前面。
“老韩,老韩!”叶修在背后喊到,“伞够大。”
“不需要。”韩文清淡淡的说道。
叶修撇嘴。
韩文清走在最前面开道,叶修和袁柏清走在后面。
顾及到牧师一般的体力,他们走的并不快。
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,韩文清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“你们听见了什么没?”
他们同时静了下来,噼里啪啦的雨声掩盖了世间一切的声音。
然而就在这声音中间,他们隐约听到了刀剑交错的声音。
叶修的第一反应是收起千机伞,然后千机伞在他手中变成了枪形态。
韩文清蹲下身,对他们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,然后自己扒开前方的草丛走了出去。
于是这样他们就遇到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人,剑雪无名。
而当时剑雪无名正在与他一生最重要的人相杀。

评论(9)

热度(24)